学鼎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学鼎动态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发布时间:2018/3/29
                                    ——记上虞学鼎培训学校的3月踏春之旅
    三月,熏暖春风,草长莺飞,正是踏春好时节。上虞学鼎培训学校特组织了一次主题为“等”的踏春“源”,吐故爬“山”活动。
“等”队员到齐
    3月27日,早上八点多,我来到校区,发现已经有五六个同事等在建行一楼。有吕老师带队,大家等在建行侧门处,我环顾四周,眼光迅速锁定到章老师和马老师身上,因为按照分组,她们两位是我们组的成员,因此我作为本小分队“队长”,首先关注我组成员是否到齐,然而等我上到十五楼跟朱老师一起拿完烧烤食品下到十五楼发现,还有两位成员没有到齐,但是时间已经迫近八点三十。
   “朱老师,我们一起去宿舍接王老师,这样一来可以节约时间,二来可以不用麻烦王老师来回跑。”
   “也行。我们先把烧烤食品放后备箱!”
    话音未落,王老师满脸堆笑地从还珠路的北面往南面走将过来,只见他穿着红、黑相间的抓绒球衫,下身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蓝色的运动鞋,身后还背着深咖色的皮质韩风十足的背包,一改往日老成干练的教师形象,本来想揶揄一番王老师今日的运动风,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闲话家常,不一会儿,宋老师也到了。有句话说得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时间正好是八点三十。于是,等队员到齐,我们直奔长塘的桃花源旅游度假村了。
“等”烧烤炉子
    等我们小组到了长塘桃花源,迎接我们的是樊老师,看到熟人我自然是高兴无比,和樊老师攀谈了几句,樊老师腼腆而不失风度的微笑,让我直奔桃花源里面而去。
    一路上,我拎着两袋烧烤食材,虽然手臂能感受到来自食物下坠感带来的酸楚,但是看到熟悉的桃花湖,文化长廊和游船,我的脑海中浮现出2012年的桃花源之行。
    人是感情的动物,总是在回忆过去和憧憬未来中度过。2012年,上虞学鼎经历了许多不平和坎坷的事情。为了鼓舞员工的士气,城中城北一起组织了桃花源烧烤活动。但是很可惜的是,城中城北各自分开为组,两个校区仍还是各自安排自己的活动,那个时候我还在城中办公,最后,我带着遗憾结束了整个行程。
虽然六年过去了,但是看到眼前熟悉之景,还是能回忆起曾经信誓旦旦要一起创造“教育王国”的同事和旧友,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身边同事不知道换了多少拨,2012年的那一拨同事只剩下杨总、李娟老师和我,当然李娟老师要是参加本次活动,一定也会和我们一道感慨时光的流逝和时代的变迁。
    “你们看,那个时候湖边还有一个秋千,我以前的同事因为胖,还把秋千荡坏过。”
    我一边走着,一边向小组里的小伙伴介绍2012年的桃花源是什么样的。
    没什么大的变化,那个时候烧烤区边还是小木桥,但是由于年久失修,现在已经换成石桥了,以前桥边上还有一棵桃花树,但是现在也不复存在了。
    我们一行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已到了烧烤区,我们先选定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且挑选了一张背风方向的烧烤桌,我把烧烤食材一股脑儿放在桌子上,然后和朱老师径直往烧烤用具租赁的地方赶去。
在与慈眉善目,丰臀肥乳,身着粉紫色珊瑚绒全套的老板娘讨价还价的间隙,财务吕老师带这大部队过来,我喊了一声嗓子,并示意她过来。吕老师带着松紧不一的鸭舌帽,愣头愣脑地从湖边小道跑将过来,背后的小包在她身上上下晃动
    “六十就六十吧,这点小钱就不还价了!”
    我心想,财务大臣就是阔绰,我还在和老板娘因为五块钱的留舍问题纠结不下,吕老师的“大气”,瞬间解决了我们的窘局。
    等我们付完钱和押金,拿着烧烤叉、托架和盘子到湖边烧烤区后,其他小分队的成员,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大部分女同事在洗涮韭菜、生菜和一些因为洗菜池距离我较远而看不清楚的食材。男同事则在一旁张罗着摆桌。
    等我们一切准备就绪,却忘了烧烤的头等大事——碳炉子还没有到位。真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我们的焦急期盼中,头戴鸭舌帽,身着深红色格子围裙外褂的老阿姨提着一个碳炉子从湖对岸走将过来。我们一行人齐刷刷地望向老阿姨,老阿姨脸不红,心不跳地亦步亦趋地从我们身边经过,不紧不慢地将碳炉子依序安插在桌中央的凹槽,还没有等碳炉子安排妥当,我们组的大厨——朱老师,已经开始拿着刷子跃跃欲试了。等宋老师把锡箔纸将烧烤架包的严丝合缝,章老师从其他组要来的油,此刻也到位了之后,就等大厨朱老师忙碌起来了,而我则在一旁张罗着倒饮料。
“等”五花肉、鱿鱼须
    由于碳炉子里的碳装的实在太多,锡箔纸经常烧穿,而且一串串食材要么烤的不熟,要么烤的太焦。后来,王老师的一句话,提醒了大家。
    “碳炉子里的碳我们拿一些出来,不然火候太旺,食物的生熟度不好掌握!”
    于是我们一起用叉子将碳炉子里多余的碳拿出来放到一边,朱老师还在火热的碳边插了一根烧烤叉,以提醒过往的人,注意脚下留神。
    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组真正意义上的烧烤五花肉、烧烤南瓜饼和烧烤火腿肠就出炉了,我还给这些可口而且令人垂涎三尺的串串烧烤美食留下了许多“靓照”,后来这些靓照还成了朋友圈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不过我最喜欢吃的还是鱿鱼须,但是朱老师打了退堂鼓。于是烧烤鱿鱼须的任务,就落在了王老师的身上。
    只见王老师眉头紧锁,两只袖子撸到最高处,露出他健壮的手臂,两只手还不停的分工合作。一会儿用右手撒胡椒粉,一会儿用左手刷油,一会儿还两手并用翻实鱿鱼须,正当王老师忙的不知所措时,太阳从刚才的一片乌云处偷溜出来,此时温度瞬间上升,而王老师仍旧还在烤鱿鱼,我看到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于是用报纸在他身后帮他挡初春的骄阳,但是于事无补。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老师辛苦烤来的鱿鱼须,得到了大家啧啧称赞。于是,剩下的八串鱿鱼须我先去洗菜池将还未融化的冰块洗净,然后拿给王老师。王老师把八串鱿鱼须全部放在锡箔纸上烧烤起来。
    一边说笑,一边烧烤,时间过去了大半,我看了一下手表,迫近十二点,其他组也在欢声笑语中烧烤,唯独吕老师他们组,由于烧烤火候的问题,锡箔纸经常起火,把食材烤焦,导致此刻还没有吃几串。
    等过了中午十二点半,有几组烧烤已经结束,而我们组的烧烤茄子正在进行中,但是由于火候太小,等到了十二点四十五分,茄子还没有全熟透,但是眼见其他组都在收拾行李和剩下的食材,我的心越来越着急,后来我索性不管不顾茄子,帮其他组收拾租来的烧烤用具。等最后大家走时,我们组的茄子散发出迷人的香味,但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不舍地将茄子扔进了垃圾桶。
其实教育有时候也是这样,“等”学生慢慢成长,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就像我们最后没有等茄子熟透,就把它扔进了垃圾桶。有时候,回过头来,对于许多孩子,我们的家长和老师也没有等他们慢慢长大,就把他们“放弃”了。
    “等”有时候考验的不仅仅是耐心,还需要毅力。
“等”队员上山
    等我们大部队烧烤完毕,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我们一行人驱车赶往下一个活动场所——越城区诸葛山。
    在没来诸葛山之前,我对它的印象只停留在“葛洪炼丹”之处,却没有想过它的高与陡峭。于是,在没有爬之前,我信心满满地宣布,一定要爬上山顶。
    于是等朱老师的车一停在诸葛山山脚停车场,我就径直从诸葛山的大门牌处往上爬了。一路上,我们有好几个组的成员一路说笑地往上爬,最令我吃惊的是,章老师是一路小跑上去,我纳闷,难道没有听保安介绍:诸葛山海拔500米,长3500米,爬完诸葛山,等于暴走10公里么?而我不紧不慢地往上爬着,储存着能量,以便最后能坚持爬完全程。
    等爬到海拔300米处,我和朱老师已经脱离了大部队,在这里我也要检讨一下自己,只顾自己攀爬,没等章老师、宋老师和王老师等三位组内成员,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我没能照顾好自己,或许会成为他们的负担,于是我一边鼓励自己一定能爬完全程,一边督促自己不能给他人造成困扰,这也一直是我的处世哲学,于是憋着这两股劲儿,一口气爬到海拔只剩72米处,在那张石凳处,我整整休息了五分钟,并且让朱老师先爬,于是我开始了一个人爬完最后几百米。而且是边爬边休息,边爬边吐酸水爬完了最后几百米,甚至是“趴”完最后几百米。
    爬过诸葛山的人应该知道,快到山顶的时候有“仙路廿八弯”那廿八弯才是真正考验耐力和毅力的时候。有好几次,我因为大喘气和脚底无力打滑,差点斜身从台阶上倒下去,但是理智告诉我,下面是万丈深渊(虽然不高,但是500米的垂直距离还是让我头晕目眩),于是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脚步放到最慢,一点点一点点往上爬。等最后一道弯的时候,我实在坚持不住,整个人瘫坐在台阶上,但抬头看到“诸葛峰”的路标,于是,兴奋地站起身,并放眼望去。那连绵起伏的浙东山脉,星罗棋布的村庄院落,横亘蜿蜒的河道水田,雾气氤氲的青葱树冠,这一切尽收眼底!
    那一瞬间,我溢满幸福的泪水,也才真正感受到诗人笔下“一览众山小”的博大胸怀。甚至怀疑以前爬过的丰惠羅岩山、百官龙山,甚至岭南的覆巵山都还未真正领略过爬山的乐趣,直到爬完诸葛山。
    “等”,是一个多么美丽的词。爬山也罢,烧烤也罢,我们都在“等”,等同事,等朋友,等时间,等学生。很多时候,我们还没有等到,就放弃了。
    教育,也是静“等”花开的过程。不轻言放弃,不轻言抛弃,每一个学生都能像花一样,在学鼎园丁的培育下,静静花开!
    后记:等我、朱老师还有吴老师三人下山的时候,李老师在半山腰的养鸡场等我们,他还跟我说起看游客“抓鸡”的乐趣,我想人生就是这样,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快乐,也只有真正像李老师这样随遇而安的人,才能体会的到。希望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在养鸡场看鸡的闲情逸致,飘然物外之趣的洒脱和超脱!